电脑版

啥情况? 竟有100多家A股公司年报没发

时间:2020-05-07 17:10    来源:金融界

4月30日是年报披露截止日,截至目前,仍有100多家公司未披露年报,这是A股市场有史以来,首次超过百家上市公司未在规定期限内披露年报。记者注意到,虽然有些公司是因为受疫情影响,情有可原,但也有些公司经营问题严重,值得引起投资者警惕。

118家上市公司年报尚未发布

疫情影响了2019年部分上市公司年报的发布。Wind资讯数据显示,截至目前,沪深两市有118家公司至今未公布年报,占上市公司总数的3%。其中,沪市38家,深市80家。而未公布年报的上市公司中,主要业务或核心子公司位于湖北地区的不少,有43家公司的总部或审计机构或重要子公司位于湖北地区,复工较晚影响年报进程。其中,注册地在湖北的上市公司,有16家。同时,有44家上市公司是因有境外子公司或项目或业务影响,因交通限制无法执行审计工作,其中部分公司的主要营收来自海外,让年报披露的难度加大。

针对疫情的影响,证监会之前曾发布公告称,上市公司2019年报披露工作延迟至6月底;上交所和深交所于4月8日晚分别发布《关于支持上市公司做好2019年年度报告披露工作的通知》和《关于支持上市公司做好2019年年度报告审计与披露工作的通知》,表示2019年年度报告披露可以延期,但原则上不晚于6月30日。

部分公司和湖北无关

年报和一季报都发不了

不过,记者也注意到,部分公司业务和湖北无关,不仅公司年报发不了,连一季报都发不了,这就值得研究了。

注册地在北京的暴风集团(维权)日前公告称,公司无法在法定期限内披露年报、季报,公司尚未完成聘任首席财务官的工作,公司暂无合作的2019年年度报告审计机构。而即使暴风集团找到了审计机构,在公司业务大额亏损的情况下,大概率难以逃脱暂停上市的命运。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暴风集团净资产为-6.33亿(未经审计)。而暴风集团早已“风雨飘摇”,此前公告显示,公司面临经营困难,员工持续大量流失,仅剩10余人,同时存在拖欠部分员工工资的情形。暴风集团上午跌1%,这个曾经到过123元股价的公司,今天股价已经跌破2元。

注册地在北京的神雾环保(维权)公告:由于公司尚未完成聘任年度审计机构的工作,公司无法在法定期限内披露2019年年度报告和2020年一季报,股票于5月6日停牌一天,于5月7日开市起复牌,公司预计将于6月30日前披露公司2019年年度报告及2020年第一季度报告。根据公开资料,自2018年初被曝出债务违约后,神雾环保便在接踵而至的诉讼、资金链紧张中挣扎,至今已持续了两年多的时间,多个重点项目受此影响陆续停工,造成公司业绩大幅下滑且严重亏损。神雾环保上午跌3.26%。

广东榕泰4月28日公告称,2019年年度报告和2020年第一季度报告延期至4月30日披露。此前上市公司原实际控制人之一林素娟逝世,引发实际控制人及其一致行动人家族成员之间的权益内部调整。广东榕泰停牌。

注册地在浙江的瀚叶股份公布,公司在开展公司财务审计、定期报告编制过程中遇到困难,无法在法定期限内披露2019年年度报告和2020年第一季度报告。此前,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沈培今大部分股权已经质押,因股权质押违约,曾与多家公司发生合同纠纷、质押股份被司法冻结,部分股权被司法处置。瀚叶股份已经停牌。

*ST新亿去年年报和今年一季报未能在4月30日前披露。公司称,原因是前会计师事务所辞任、没有新会计师事务所承接审计等诸多因素。此前,因聘请会计师事务所一事,*ST新亿被上海证券交易所下发了三封问询函。在最新的问询函中,上海证券交易所提及,有关监管部门收到加盖了公司拟聘请的深圳堂堂会计师事务所公章和注册会计师签字的相关文件,文件称公司公告内容与事实不符。相关文件称,深圳堂堂公章自1月21日至4月8日期间处于失控状态。*ST新亿是两市的停牌“钉子户”,自2015年12月7日宣布停牌,至今已有54个月,何时复牌仍是未知。

疫情是真有影响还是“借口”?

和以上公司不同 ,部分无法披露年报的公司,理由是受疫情影响,但依然受到了交易所的问询。

今天跌停的天广中茂,股价已经连续多日处于1元以下,公司4月底公告 ,无法按时披露年报,随后,公司收到深交所下发的关注函,对于公司延期披露年报一事,深交所表示后续将采取相应监管措施。2019年业绩预告显示,天广中茂预计全年亏损21.58亿元至30.47亿元,持续经营能力存在较大不确定。作为曾经的“消防第一股”,天广中茂转型园林及食用菌领域后高溢价收购行为令公司近年来业绩一路下滑。

此外,*ST飞马(维权)、长城动漫(维权)、华讯方舟、科迪乳业(维权)等,均在发布延期披露年报公告后收到了交易所关注函。其中,科迪乳业注册地河南,公司表示延期披露年报原因是受疫情防控措施影响,年审会计师三月中旬才逐步开展工作,包括财务人员在内的部分员工居家隔离,其中大部分直至三月下旬才到岗。不过,早在2019年8月,公司就被曝光拖欠奶农约4100万元款项,三季报披露时,公司账面近17亿元的货币资金竟然“不翼而飞”。目前,公司已因涉嫌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公司2019年半年报中,有三名独立董事声明无法保证内容的真实性。

在已经披露的一季报中,董事赵晖、监事李明均表示无法保证报告内容的真实、准确、完整。科迪乳业上午涨4.76%。

不披露年报将面临终止上市

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的有关规定,公司因无法在法定期限内披露年度报告,公司股票将在公告当日起停牌。如公司因上述事项导致停牌,且在两个月内仍无法披露年度报告的,则公司股票应当复牌,并将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公司在复牌并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满两个月后,如仍未能披露年度报告,公司股票将停牌并可能被暂停上市。公司在被暂停上市后的两个月内,如仍未能披露年度报告,公司股票可能被终止上市。也就是说,如果这些公司在6月30日依然不能披露年报,那么被终止上市将是面临的命运。